航拍│在西昌,有一个地方就叫海南......

搜狐焦点攀西站 2019-05-27 09:19:56
用手机看
扫描到手机,新闻随时看

扫一扫,用手机看文章
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

在西昌,有一个地方就叫海南... 清晨,海南乡钟楼村房前屋后的老树上,如约的响起鸟儿清脆的鸣唱。 人们从依山而建鳞次栉比的院落中,沿着四通八达的小巷陆续地出现。 有荷锄向田的男人,有欢歌去学的孩子,还有悠然自得的老人。 阳光在石与土垒砌的墙面上,缓缓移动。 岁月在一条叫大石板的老街上,变得温暖而细碎

在西昌,有一个地方就叫海南...

清晨,海南乡钟楼村房前屋后的老树上,如约的响起鸟儿清脆的鸣唱。

人们从依山而建鳞次栉比的院落中,沿着四通八达的小巷陆续地出现。

有荷锄向田的男人,有欢歌去学的孩子,还有悠然自得的老人。

阳光在石与土垒砌的墙面上,缓缓移动。

岁月在一条叫大石板的老街上,变得温暖而细碎,走在这些巷子里,就恍然觉着,这眼前的画面早已就天长地久地存在,而我也并非初来乍到,甚至从未离开。

这条曾经属于蜀身毒道其中一段的古老驿道,至今仍然烟火繁茂。

这历史,余温在手。

中午,邛海南岸的蝉鸣欢快,偶尔有微风掠过,蝉也会识趣地保持安静。

这时候,静静地坐在湖堤上,等柳梢的影子在身边摇曳,看波光在湖面轻歌曼舞,一寸光阴一寸金这句话,此刻的唯一作用是让我心如止水地挥金如土。

偶尔有白鹭、黄鹂、鸳鸯或别的什么鸟儿在眼前一闪而过,就会有相应的句子在我的心头一闪而过,若能将这一岸的草木都认个大概,我随时都会想要咏起无数的雅句清词。

远远地会有青涩的歌声飘来,伴着隐隐约约的琴声,那些背着琴,骑着自行车的少男少女们,在这一刻,总会有情窦初开的某个名字在心里嘴边来回地踌躇,最后说出时只怕自己都听不见。

再过若干年,他们的心里,始终记得,这一个鲜花盛开的湖边,干净的白色T恤或飞扬的裙角,得到或失去的,都比不过天长地久的青春回忆。

这盛夏,永不褪色。

黄昏,在灵鹰寺的暮鼓声中,隐隐地传来玄月楼的风铃声,信步路过药师殿前的古戏台。

站在戏台前的湖边广场上,想象着这里曾经的庙会该是怎样的热闹,灯火通明的庙宇前,想必是繁华的街巷,台上余音绕梁的唱腔,台下如痴如醉的人们,句句字字在水气渐起的湖边撩人心神。

晚归的渔夫,收获的欢呼,总会将戏台前的孩子们吸引过去;在渡船码头久久伫立的旅人,究竟是要去湖对面的建昌城,还是即将踏上去往南方的行程,没有人知道,他只是怔怔看着不属于他的欢乐,仿佛有一声叹息也穿过岁月,来到我的耳边。

如今的戏台,画壁犹在,雕梁尚存,然而台前的观众只剩了药师殿的几根梁柱立在原地。

倒是初一十五的月亮,依旧天长地久地铺满戏台。

这月光,可以下酒。

入夜

入夜,就在某家民宿的露台上,点几盏烛光,等清风送来莲花的香,或者是后山的松脂味。

如果有酒或者有书,都可以慢慢地消磨着时间。

如果有爱人,那就只需要轻轻地依偎在一起,看月亮从山后升到天心。

看星星从一两颗衍生成坐满夜空的史诗。

这一时刻,宇宙中有一些星辰消逝,有一些星辰诞生,这一切都被我们见证。

成为只属于我们的天长地久。

这星空,独一无二。

来源:凉山阳光

攀枝花买房,攀枝花购房,攀枝花新房尽在搜狐焦点攀枝花站

声明:本文由入驻焦点开放平台的作者撰写,除焦点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焦点立场。